旧笔记小说网 > 穿越快穿 > 有烧最新章节列表

有烧

作    者:醇白

动    作:加入书架, 投推荐票, 直达底部

最后更新:2024-03-04 03:22:37

下    载:( TXT,CHM,UMD,JAR,APK,HTML )

    ■破镜重圆 | 久别重逢 | 极限拉扯 | 身份差■清贫薄情野狗x直球软萌千金■下本同题材联动文《耍赖》已开!    沈爰(yuán)出身名门,是兄弟们的掌上明珠,易慎清贫苦命,两人云泥之别。 他来历不明,薄情冷漠,野狗似的又浑又傲。 最重要的是,易慎和沈爰的二哥是出了名的死对头。   所有人都劝沈爰,别追他,没结果。 那晚,易慎攥着她的手臂,散漫笑道:“沈爰,别再给我添麻烦。”   一向把礼数廉耻挂嘴边的沈爰烧光勇气,踮脚把嘴唇贴了上去。 易慎大脑顿然空白。 2/ 谁都没料想到,像孤傲野兽的易慎愣是被沈爰追着缠着收为囊中物,只对她俯首帖耳。 只不过两人分手倒在众人意料之中,沈爰甩了易慎,闹得轰轰烈烈。 分手那晚下了暴雨,易慎眼神骇人,在她家门外站了一夜,淋了一夜,动都没动过。   3/ 久别数年再遇,易慎已成权贵,走到哪都有人躬身示好。 他不再给她眼神,也不会再回头。  沈爰急着寻他,脚下没看路,琳琅珠宝散落一地,葱白手指在地毯上胡乱摸索时,视线恍然模糊。  这时,有人带着强悍气场走近,在适当距离蹲下,戴着腕表的手捡起一枚欧泊。 “快结婚了?” 沈爰抬头。 “还跟着我干什么。”  “怎么,”易慎紧捏宝石的指节泛白,盯着她的丹凤眼漠情深沉,轻叱:“你追我有瘾?”游戏公司老板x珠宝设计师    特别鸣谢封面制作:茗叶书名《有烧》是宝石行业术语—— 宝石在高温下会发生自然变化,“有烧”就是将宝石升温烧制处理,使宝石的颜色、透明度及净度等特征得到长期稳定的改善,提高宝石的美学价值-*豪门世家设定全部架空,土狗文学谢绝代入现实评判,中后期剧情会撒一点狗血,对题材文风等接受无能可以划走~婉拒小喷菇t^t  *双初恋双c,分手五年无其他感情经历。*男女主各有人格魅力,女主软萌不软弱,男主非“脏话拽哥”全文无“老子”无“爷”排雷详细版在第一章作话哦~~====== 下本联动文《耍赖》求收藏  ■破镜重圆 | 久别重逢 | 追逐游戏■被资助青涩小白花x矜贵坏种狐狸男   在遇到祁醒之前,叶伏秋不信人类之间也存在天敌关系。 被领进祁家那天,他倚靠高处睥睨,这一眼,吓得叶伏秋没敢呼吸。 祁醒有一双锋利的丹凤眼,骇人,却又时常含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。 让她莫名背寒。   祁醒是霄粤湾首富长子,叶伏秋不过一个从北方来,被资助寄宿的穷姑娘。 他是天生坏胚,她单纯懵懂。   两人位处这个圈子的顶与底,他轻视她,她惧远他。 这样的关系停止在——那晚叶伏秋欲偷进书房,被他撞见。 斗胆与他对峙,漫不经心听完她所有威胁,祁醒笑了。叶伏秋脸色刷地变白。 祁醒勾唇,丹凤眼亮得吓人,重复她的名字:“叶伏秋,是么?” 像盯上了猎物,确定目标。   2- 离开祁家前一晚,台风暴雨,她瘫坐在他书房的地毯,怎么后退都拉不开与他的距离。 祁醒捏住她的细腕,叶伏秋洇着眼挣扎,对着他痛骂。 听完,祁醒强硬把她的手放到自己领口,指腹摩挲。 他扯出笑:“再教你做件坏事,好不好?” 叶伏秋心尖猛颤。   3- 叶伏秋以为自己的人生里再无祁醒。 直到第四年滨阳暴雪,被男性朋友表白那晚,他出现在她面前。 怕冷的人肩头淋满了雪,杵在她路过的巷口,双眸漆黑,深沉又试探。  她呼吸艰难,“你答应过,绝不再出现。”  祁醒缓缓下放视线,盯着叶伏秋怀里的红艳玫瑰,勾起眼尾:“是。” “算我耍赖。” ======下下本《吃旋转火锅恰巧和前任邻座后》求收藏■短篇|破镜重圆|成年男女暧昧日常■傲娇毒舌精英男x倒霉粗条天然萌 独自到大城市打拼失业又被绿的明雀迎来了人生的至暗时刻。 囊中羞涩只得把消费标准一降再降,失恋当天下了暴雪,她钻进了一家以价廉出名的旋转火锅店。   天气恶劣小店里却人满为患,等了一个小时的号,饿得快晕过去时,服务员终于给她找了个夹中的单人位。 旋转火锅座位之间近得胳膊相蹭,明雀刚坐下,一偏头正对上娄与征漆黑的眼睛。   男人穿着高领黑毛衣,捏着杯口的手白皙又漂亮,睨着她的眼神透着冷。 这个瞬间明雀才知道,原来人生存在至暗时刻promax版。 那就是在至暗时刻撞上被她伤过耍过的富四代前任。  娄与征这种眼神她再了解不过,明摆是想揍人。  明雀想死的心都有,悻悻来了句:“想算账可以…能让我把‘断头饭\’吃饱吗?”   半晌,娄与征抬手,指她:“给她多上盘肉。” 明雀:“……”我谢谢你。   2/ 自那以后,明雀下班去吃饭竟总能碰见他,诡异得每次都恰好邻座。 明雀欠着对方一份情债,处处愧疚,就这样与他日日肩膀相蹭,扎在热气腾腾的小店里共餐。   第一次,他说:“我家破产了,只吃得起这个。” 明雀叹了口气,忍痛掏钱给他加了份肉。  第二次,他说:“房子到期了,今晚没地儿睡。” 明雀艰难地把房门钥匙推给他,“我家房东还有一间房…介绍给你。”   两个服务生凑头在一块,听懵了。 “…老板是不是疯了。”   拆穿娄与征所有谎言的那天,明雀甩了他一堆气话。 等她骂完骂爽了。 他回了一条微信,只是说——  【所以当初为什么提分手。】